Ichheibe

要开心起来啊

把之前写写画画一个多月的哈尔滨漠河游记撕掉扔了,虽说是没什么感觉,但是之前总觉得留下吧,为了自己浪费的那么久的时间。现在觉得留下的东西还是像一根钝钉子扎在那里,看着刺眼,碰到还是会划痛皮肤,多舍不得也要扔掉。